11

分享

為什麼飛機✈️師,容易被傳染?


國防部 美國 愈久 巴尼特 飛機
這幾天一直被問,為什麼飛機✈️機,又有人被感染到病毒🦠?
其實,我常常上節目說,有「4大師團」,最容易被病毒🦠或細菌傳播:醫師/護理師、機師/空組人員、廚師/運輸人員、教師/軍警人員
這些師團,有共同點:那就是“接觸”外界的人物會很多,他們工作地點“狹窄”或必需“群聚”在一起,才能完成艱鉅的任務...
今日以飛機✈️機為例,整理一下學術文章:

1.境外,都是高風險區

現在很多自己國內疫情控制不錯的國家,他們的新增COVID19 病例,都是境外的>境內的!這意思就是:外面世界不安全
正確!全球都在大流行,請問哪裡是不流行呢?這些飛機✈️師,又得深入危險區工作,我們民生用品,我們的經濟效益,才能有效維持。
於是飛機✈️師,從一個危險的境外地區,又到可能更危險,更沒管制措施的境外地區,他們為了完成專業上的任務,無不冒險穿梭於全世界的航空站,這些人,天天和境外地雷一起,這怎麼不危險呢?
別忘了,飛機師,真的是全球目前高風險的專業之一!

2.國際航空指引不一致

當前全球各地許多國家,在無法保持安全距離之下,早已經建議或什至強制,一定使用口罩。但是,根據國際民航組織(ICAO) ,預防和管理民用航空公共衛生事件的國際組織 ( CAPSCA ) 以及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 ( IATA ) ,各界的國際組織,其建議,也不太一致的 ,尤其是:
“在駕駛飛機時,在駕駛艙內使用口罩,有規定,但不一定是強制性的。”
例如:
當飛行員決定在駕駛艙中使用口罩時,應進行安全風險評估。國際機師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ir Line Pilots' Associations,縮寫IFALPA) 的立場是,出於飛行安全的考慮,當機門關閉時,飛行人員應該可以選擇在駕駛艙內取下面罩。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鼓勵在飛機上,乘客和機組人員都配戴面罩,但這不一定強制性的措施。
而美國聯邦航空局(FAA)修改了其座艙氧氣面罩法規 : 當飛機離開控制站時,FAA要求飛機控制系統中飛行員使用氧氣面罩,以減少飛行員暴露於面罩上,可能存在的任何可能性的病原體。The FAA has amended its cockpit oxygen-mask regulation to reduce the potential for pilots to be exposed to any pathogens that may be on the masks.

3.狹窄的空間:駕駛艙

有研究人員在駕駛座內,模擬了病毒飛沫在駕駛艙現場,很快的就發現,在狹窄空間的駕駛座內佈滿了,四散的飛沫駕駛艙內,可以想像飛機師又得觸控許多按鈕.物品,即使這些接觸面,在起飛前早已消毐了,而後來的任何一位飛航工作人員(包括:工程師、安檢師...)只要有人不小心一聲咳嗽出入駕駛艙.其實狹窄的駕駛艙,很快,也很容易就被污染了!
而飛機師,就是得長途飛行中,一直觸碰到這些,在駕駛艙,早已污染的物件⋯⋯
國防部 美國 愈久 巴尼特 飛機

在駕駛艙,早已污染的物件⋯⋯

4.飛行太久

美國國防部,也曾發布了使用波音777-200和767-300機身,模擬人體飛行期間的氣溶膠行為和病毒情況。
研究顯示只要有用HEPA高過濾系統,其病毒氣溶膠可減少99.7%。但作者,卻作出結論:
每飛行54小時,就會有1次感染
而在12小時飛行中,卻是零感染
累積飛航時數,愈久,得到的感染機率,就會愈高!飛機師,不可能,只飛行12個小時後,就不會再飛行了,不是嗎?
所以,「飛機師,飛行愈久,愈多境外地點,當然風險愈高了」!
國防部 美國 愈久 巴尼特 飛機

飛行愈久,愈多境外地點,當然風險愈高

另一項的研究人員,巴尼特(Barnett)他估計
在2小時的全程飛行中,感染病毒的風險約為「4300分之一」。
而如果飛機內,如果有做好保持安全距離的措施,其風險,就可降至「7700分之一」呢!

飛行人員,辛苦了

我們得向所有冒險前進高風險區的任何航空人員,説:謝謝🙏
辛苦你了!
有了,你們,我們才能有安定,民生的生活,經濟的維護...飛行,真的,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
我們一起加油打氣啊!
來源:
Reprint of: Air travel and COVID-19 prevention in the pandemic and peri-pandemic period: A narrative reviewAir travel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is challenging for travellers, airlines, airports, health authorities, and governments. We reviewed multiple aspects of COVID peri-pandemic air travel, including data on traveller numbers, peri-flight prevention, and testing recommendations and in-flight SARS-CoV-2 transmission, photo-epidemiology of mask use, the pausing of air travel to mass gathering events, and quarantine measures and their effectiveness.
Aerosol distribution in the cabin and cockpit of an ambulance helicopter | Infection Control & Hospital Epidemiology | Cambridge CoreTo the Editor-Even before the COVID-19 pandemic, when our study was planned, the question of potential spread of droplets or airborne particles from the patient in the cabin of an air ambulance helicopter into the cockpit was eminent.
10.1101/2020.07.02.20143826
#國防部  #美國  #愈久  #巴尼特  #飛機 
分類:健康

醫學博士。榮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第12屆(2012)大學傑出校友。 一名重症醫療醫師/古文詩賦愛好者/專欄作家。 著有《肺癌診治照護指南》、《生命在呼吸之間》、《因為愛,讓他好好走》、《還有心跳怎會死》。電視 :《綜藝大熱門》、《新聞哇哇挖》、《健康2.0》及其他節目常邀請出席醫療專家。[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這些飲料🥤,喝越多,越早死,而你還在喝...
  • 下一篇
  • 你身上味道怪怪的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