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分享

閱讀,改變了你的腦神經元

Robina Weermeijer on Unsplash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昨天下午,在閱讀過程中,我的腦袋裏,思考中,浮現了許多的閱讀的記憶,貫穿了許多本📖書,我很開心,我常常個人稱之為 ‘ 整合型閱讀’

整合型閱讀法

一如我醫者,正在搶救生命,吾人必然要閱讀很多書、很多文獻、很多研究報告,再以我個人的 ‘ 整合型智慧’去醫治我的患者生命,是故 :
我天天閱讀,時時融慧貫通許多生命的意義和智慧,從專業艱深的學問,到古文經典作品,我的快樂享受著,這些「古今智慧」,「古今醫療」...
這在我個人忙碌的生活中,最快樂的享受了!尤其是我一邊閱讀,一邊整理筆記,我可以感受到腦袋內的文詞流暢,延著我腦海的神經元,一一點燃我腦中閱讀的‘聖火’🤩🤩🤩
於是上網看看一些,順便複習brain 和 reading 的相關文章資料。出現我眼前的是一本原文書叫 Reading in the Brain : The new science of How we read ,作者叫斯坦尼斯.德阿納 ( Stanistas Dehaene ) ,一名法國🇫🇷知名的神經科學家,其研究多集中在數字認知,閱讀的神經基礎研究及意識變化...

我們,只學會了大腦的表面功夫?

大腦是仍然是一個謎。我們人類大多數工作,只分析了大腦🧠的最外層皮膚而已,我們稱叫「腦皮質」(Brain Cortex)。我們就知道在大腦🧠的領域中,許多研究的主題,只是很膚淺而已!
我們一開始的的研究,大部分都集中在單詞上,或個別音詞,或語音技能,例如押韻。後來我們漸漸發現了,大腦神經的三大特質,才點燃了,閱讀如何改變了大腦🧠神經元:
這三大特質就是 :
大腦🧠多元化、神經元愛修剪、大腦🧠可塑型

大腦🧠多元化 ( Cerebro - Diversity )

閱讀,不是天生的。
我們聽覺,視覺,觸覺...這些是天生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你會閱讀,你看懂中文,英文,阿拉伯文,日文...這些文詞的認識,且變成有意義的符號,這也是你後天開始慢慢學習起來的。
大腦神經是非常多元化發展的,大腦神經不會阻止你去學習任何新的東習,只要你自己願意付出學習,且常常複習,大腦神經會在腦海中藏有你後天學成的重要智慧和技能。

大腦閱讀的 Why 、 What 和 How ?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大腦🧠秀過閱讀的Why ? 閱讀看到的What? 最後心智行動的How才能開始。
情感網路
讀者的興趣,專注.動機啓動了這些閱讀的情感網路⋯⋯
認知網路
讀者認定知識的相異、內容的意義,這是用到了大腦🧠的認知網路
策略網路
目標瞄準,方向懂了,讀者的策略行動開始去感受和執行他了解到的。
同時大腦🧠又透過以下機制,去蕪存菁效果,讓你閱讀到的東西,更能融滙貫通,更能深刻感受到這些你記得的閱讀內容。

神經元愛修剪 ( Cerebro - Pruning )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我們的大腦🧠的發育是【多用多有用、不用會廢除】。
你常常閱讀同樣的文章,相似性的書本📚內容,且反覆閱讀使額葉加強理解、使記憶吸收深入,
那你每次經歷閱讀的感覺,都會激發一些神經迴路,什至加強變成更粗大的神經傳導,穿越大腦,至到你靈光乍現的明亮,多巴胺分泌於腦海中,你的閱讀,會使你自己內心充滿喜悅和歡欣,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這樣,一遍又一遍地使用了神經迴路,沿途中,你的神經元除了加強主要幹道,也會把那些沒在使用的神經分支丟棄,就是透過【“修剪”機制】,宛如我們在花園中修剪多餘的野草分岐,這樣走出來才順𣈱,對嗎!

大腦🧠可塑性(Cerebro-Plasticity)

大腦🧠可塑性,我們是指類似重複性的閱讀經驗,可以改變了大腦🧠神經元的結構。過去的科學家往往認為在嬰兒關鍵期後,大腦結構往往已不再發生變化了。
事實上,大腦由神經元細胞和神經膠質細胞構成的,這些細胞互相連接,通過加強或削弱這些神經元的連接,大腦的結構可以發生改變。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研究人員使用核磁共振成像(MRI)來看一下喜歡閱讀 ( Literate Brain ) 和不喜歡閱讀的人 ( Illiterate Brain ),他們腦的結構變化,反覆閱讀的大腦,【腦中灰質突觸強度變化】到處都會呈現 ( Newly Literate ) ,不喜歡閱讀的人,反而比較少有增強訊號的。
所以【反覆閱讀】,被認為是導致大腦🧠神經可塑性,改變了大腦🧠的結構。

閱讀聰明繩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 士嘉堡閱讀繩 " ( Scarborough’s Reading Rope )
閱讀,會交織成一條熟練聰明閱讀繩 ,我們也叫為 " 士嘉堡閱讀繩 " ( Scarborough’s Reading Rope ) ,是由美國心理學家,霍利斯士嘉堡 ( Hollis Scarborough ) ,所提供解說閱讀學習的影响,宛如交織成的閱讀繩網,交織在我們的腦裡。

閱讀繩的編織

主要由“紅色的繩子”綁住了我們的語言能力,例如耳朵聽到的熟悉母語、習慣用語和文化背景,和另一條藍色繩子,交織成了一條緊密結合在一起的聰明閱讀繩 。
藍色繩子”是由我們眼睛認識的文字、詞彙,解讀和含義,和紅色的繩子綁在一起,進入了我們的腦袋學會的閱讀技能和內容理解、融滙貫通的思想。
我們先天對聲音敏感的,在我們沒有用眼睛👀去認識字之前,我們腦袋中已經有很多不同的的音詞了,經過我們對自己語言聽力增加的先天策略,再加上我們長大後,我們人人都都被教育認識文字,這些後天才看懂的詞彙,自動加強了,我們的閱讀能力。繩子越來越豐富,愈來愈多體會自己閱讀所產生的智慧,運用於行為舉止的修正,
閱讀,就是用這條聰明繩 ,改變了你的腦神經元。
而我深信我的【整合型閱讀法】,就是巧妙運用了大腦🧠多元化 ( Cerebro - Diversity ) 、神經元愛修剪 ( Cerebro - Prunting )、大腦🧠可塑型 ( Cerebro - Plasticity ) ,才如此的在不同閱讀中穿梭,而才有了靈光浮現的喜悅!
我相信,每個人大腦神經元,都會有這三大特色,只看
你要不要閱讀而已....

來源:

Reading in the Brain by Stanislas Dehaene"We are fortunate that Stanislas Dehaene, the leading authority on the neuroscience of language, is also a beautiful writer. His Reading in the Brain brings together the cognitive, the cultural, and the neurological in an elegant, compelling narrative. It is a revelatory work."
Scarborough's Reading Rope: A Groundbreaking Infographic - International Dyslexia AssociationShare This: Hollis Scarborough-creator of the famous Reading Rope and senior scientist at Haskins Laboratories-is a leading researcher of early language development and its connection to later literacy. Dr. Scarborough's association with the International Dyslexia Association (IDA) goes back to 1994 when she served as associate editor of the Annals of Dyslexia until 2002.
如果你已經看到最後 : 【免費支持我】
幫我按下方的【 拍手五下】,我有機會獲得內容創作的酬勞喔~
創作不易啊...
#法國  #美國  #延著  #斯坦尼斯  #霍利 
分類:親子

醫學博士。榮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第12屆(2012)大學傑出校友。 一名重症醫療醫師/古文詩賦愛好者/專欄作家。 著有《肺癌診治照護指南》、《生命在呼吸之間》、《因為愛,讓他好好走》、《還有心跳怎會死》。電視 :《綜藝大熱門》、《新聞哇哇挖》、《健康2.0》及其他節目常邀請出席醫療專家。[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變美,心情會更好 ~ 這是有科學根據的
  • 下一篇
  • 我擁抱了,新年餘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