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2

分享

人類容易死亡,但病毒不會


西班牙 美國 中東 中國
COVID 19 病毒疫情的最終結果:
是人類和病毒共同的進化、也是病毒變種的新生。
這代價就是:人類要死很多 、達成群體免疫,然後病毒還依然在。
剛閱讀了病毒的大疫情歷史,整理一下:
歷史上能和現在的COVID 19 全球疫情,最相似的就是西班牙大流感病毒。

西班牙大流行病毒 ( H1N1)

西班牙大流感於1918年1月開始1920年12月結束,可以簡單分為三波,持續了將近3年。
西班牙 美國 中東 中國
第一波發生於1918年春季,基本上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
第二波發生於1918年秋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
第三波發生於1919年冬季至1920年年春季,死亡率介於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間。
1918—1920年西班牙大流感(實際上起源於美國)突然就像神蹟一樣結束了,以至於有人說:是病毒放過了地球人,其實不是:。
到了1920年,全球有可能接觸大流感病毒的人都感染了,該死的人類都死了,沒死的人類都有了抗體,並且把抗體遺傳給下一代人類。這樣地球人,獲得了群體免疫!
因此,病毒最終消失,不再施瘧。代價的是:約2000萬—1億人死亡。
西班牙大流感病毒造成當時世界人口約四分之一的5億人感染,大約造成了全球2000萬至1億人死亡(各方估計值在1741萬至1億人之間),使其成為是人類歷史上致死人數最多的流行病之一
此次西班牙大流感病毒大流行是由【H1N1新型流感】引起的
西班牙大流感病毒H1N1流感開始轉入地下化,地球表面上大流感消失了,殊不知道病毒基因從未消失

病毒基因從未消失

早在人類出現之前,病毒就佔領了這顆星球,病毒歷經高溫、酷寒或乾旱等極端條件,到現在病毒仍然無處不在。
病毒在人類體內的DNA裡留下了豐富的基因信息,「人的DNA片段中8%是來自病毒」,說病毒是人類基因信息,的遠古祖先也不為過。
「病毒在不同宿主間穿梭,有一定機率攜帶上一部分宿主的基因片段,然後插入到下一位宿主的基因裡」,在你感嘆人類或其他物種多樣性的時候,別忘了,其中也有病毒的一份功勞,病毒多樣性基因片段從未消失過。
但是要小心,這些休眠在人類或其他物種的DNA片段,在特定條件下可以復蘇,重新組織成活躍的病毒。
當人類破壞大自然,這種行為,違反了自然法則,這是要付出代價的。而這就是病毒🦠依舊存在,伺機而動的時刻。於是EBOLA ,AIDS 、H1N1 、SARS 、MERS 、COVID19 陸續攻陷人類的免疫系統。

豬流感大流行病毒 ( H1N1)

病毒基因從未消失,而大流感病毒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感染了豬並發生變異,豬在大規模養殖的豬場裡延續著病毒基因。在九十多年後,變異了N次的西班牙大流感毒株與其他三種病毒毒株在某個養豬場進行了基因重組,誕生了2009年席捲全球的H1N1豬流感病毒。
西班牙 美國 中東 中國
人類再次產生了“群體免疫”,地球人,再次獲得了群體免疫!或者也是1918大流感倖存者的後代們,本身就具有對H1N1的免疫力,能夠抵擋病毒擴散。
此次,病毒最終消失,不再施瘧。代價的是:奪走了25萬條生命。【H1N1疫苗】的出現,也快速阻碍了H1N1豬流感病毒的傳播。
H1N1從1918年,在地下化病毒🦠基因🧬的交叉演化,到了2009年在豬隻變身成功,才能成功再次大流行於世間,花了近90年時間,而冠狀病毒🦠呢?

冠狀病毒🦠,不再隱忍了

從2003年爆發SARS、2012年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肆虐,到2019年COVID-19流竄 :
從SARS到MERS :              用了9年
從MERS 到COVID 19 :      用了7年
看得出冠狀病毒🦠,不再隱忍太久了。
西班牙 美國 中東 中國

https://www.eisland.com.tw/Main.php?stat=a_GfZI2lb

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共有7種,其中有4種可引發普通感冒,另外3種為嚴重的疾病
四種冠狀病毒會造成症狀輕微的普通感冒:
  • 人類冠狀病毒229E(HCoV-229E),屬Alfa型冠狀病毒
  • 人類冠狀病毒OC43(HCoV-OC43),屬Beta型冠狀病毒
  • 人類冠狀病毒NL63(HCoV-NL63),屬Alfa型冠狀病毒
  • 人類冠狀病毒HKU1(HCoV-HKU1),屬Beta型冠狀病毒
三種冠狀病毒都屬Beta型冠狀病毒,可導致嚴重的疾病,皆曾在世界各地引起嚴重疫情:
  • 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CoV)
  •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SARS-CoV)
  •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症候群冠狀病毒2(SARS-CoV-2)

SARS病毒

2002年底,中國廣東省爆發了非典型肺炎,演變成為期近一年的SARS事件,疫情擴散至29個國家,超過8000人感染,其中774人死亡[35]。此感染為新發現的冠狀病毒SARS病毒造成,後續研究顯示蝙蝠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

MERS病毒

2012年,沙烏地阿拉伯爆發了中東呼吸症候群疫情,為另一新種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造成,可能經駱駝傳染給人類,疫情隨後擴散至西亞其他國家與韓國,共造成超過1000人感染,約400人死亡。

COVID-19 病毒

2019年12月,新型冠狀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症候群冠狀病毒2在中國武漢市造成不明肺炎疫情,並於2020年迅速擴散至世界各國,造成至今嚴重的大流行。

冠狀病毒🦠基因🧬一直在演化

冠狀病毒感染動物,「最早的紀錄是1920年」代晚期,美國飼養的雞隻出現急性呼吸道感染。
1960年代,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漸才被發現。此外也有許多感染其他動物的冠狀病毒被陸續發現,感染狗、貓、牛與豬的冠狀病毒都在20世紀後半期被發現,並有許多相關研究發表。冠狀病毒在20世紀後半期被發現的都不會造成嚴重的大流行。
一直到了2000年後,冠狀病毒,一切改變了。冠狀病毒🦠基因🧬的交叉演化,到了2002年在成功跳躍而出,才能成功使冠狀病毒再次大流行於世間,造成了三次嚴重的疫情爆發。
西班牙 美國 中東 中國

https://scitechvista.nat.gov.tw/context/image/jpg/b937bf98071b3dbf70780ab337b894d7ad3406fea656a3a51d267526ff015946.jpg

病毒,一直在日新月異

在“A planet of Virus, 病毒星球”書中有介绍,科學家的工作量是巨大的。
伊恩·利普金和他哥倫比亞大學的同事在紐約捕獲了133隻大鼠,並在這些大鼠身上發現了18種與人類病原體親緣關係很近的新病毒。
在孟加拉國開展的另一項研究中,他們在一種名為印度狐蝠的蝙蝠身上進行了徹底的病毒搜查,鑑定出55種病毒,其中50個都是前所未見的。
大家還都一直以為,病毒🦠從此會消失嗎?我們的生命體結束了,病毒🦠仍在,是故艾滋病毒還在人體內,流感病毒🦠本來就是在人體內伺機而動而已、如今我們有了更快速基因🧬變化發展的冠狀病毒🦠,在近二十年前後,反覆無常的大流行於世,故我説:
人類容易死亡,但病毒不會
病毒🦠日新月異的對人類社會造成威脅。我們人類當戒慎的面對,也許在這個物種變種跳躍到人類之前,就採取措施,阻止了它們的腳步。
前題:人類不能破壞大自然生態了!
這樣,有可能嗎?
冰山融化了,森林變少了、海洋污染了、氣候變遷了...人類違和了自然,病毒🦠肯定就不會放過人類的,你相信嗎?
病毒基因演化,千百年從未消失過...而人類生命,也不過區區數十年就消失了。
而目前,人類歷史上只有一種病毒被宣布被疫苗消滅了——【天花病毒】。

來源:

A Planet of Viruses, Carl Zimmer"In A Planet of Viruses, science writer Carl Zimmer accomplishes in a mere 100 pages what other authors struggle to do in 500: He reshapes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hidden realities at the core of everyday existence." -The Washington Post Viruses are the smallest living things known to science, and yet they hold the entire planet in their sway.
Virus: An Illustrated Guide to 101 Incredible MicrobesEbola and Zika seem to get all the headlines, but the world is filled with unusual viruses that make up the one of the most abundant types of organism on the planet. Invisible to the naked eye, microbiology professor Dr Marilyn J Roossinck has pulled together 101 amazing pictures of the microorganisms for her new book, which shows some beautiful, but deadly, viruses in incredible detail.
Evolutionary Virology at 40 - PubMedRNA viruses are diverse, abundant, and rapidly evolving. Genetic data have been generated from virus populations since the late 1970s and used to understand their evolution, emergence, and spread, culminating in the generation and analysis of many thousands of viral genome sequences. Despite this we ...
Structure of viruses: a short history - PubMedThis review is a partially personal account of the discovery of virus structure and its implication for virus function. Although I have endeavored to cover all aspects of structural virology and to acknowledge relevant individuals, I know that I have favored taking examples from my own experience in ...
如果你已經看到最後 : 【免費支持我】
幫我按下方的【 拍手五下】,我有機會獲得內容創作的酬勞喔~
創作不易啊...
#西班牙  #美國  #中東  #中國 
分類:健康

醫學博士。榮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第12屆(2012)大學傑出校友。 一名重症醫療醫師/古文詩賦愛好者/專欄作家。 著有《肺癌診治照護指南》、《生命在呼吸之間》、《因為愛,讓他好好走》、《還有心跳怎會死》。電視 :《綜藝大熱門》、《新聞哇哇挖》、《健康2.0》及其他節目常邀請出席醫療專家。[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除夕古文情
  • 下一篇
  • 美麗的春愁 : 古今文情之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