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分享

如何偵測及確保醫療人員/感控人員/疫調人員,安心在第一線工作呢?

英國 瑞士 中國 武漢 荷蘭
我今天看到Lancet 的一份國際期刊文稿,那是英國🇬🇧和瑞士🇨🇭的專家學者,對醫療人員/感控人員/疫調人員,健康偵測及確保的建議。

誰是醫療人員 ?

醫療人員包括了所有醫院內外從事醫療相關工作人員:醫師、牙醫師、藥師、醫事檢驗師、護理師、營養師、心理師、社工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行政人員、清潔人員、維修人員、資訊人員、公衛師....感控人員、疫調人員,這些第一線的人員,都是 COVID 19 高危險群 。
醫療人員,除了面對典型確診病例可能被感染,也會因同事,家人或不明顯表現的COVID19 例如無症狀或輕症患者,得到感染。所以,醫療人員,可以通過與受感染的患者或其他醫護人員,直接或間接接觸,或者由於社區不斷傳播,而在工作中傳播到COVID 19病毒。
患者或醫療人員接觸的感染源監測,主要通過感控人員(Infec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PC,)和疫調人員 ( Epidemic staff , ES )追踪保護。但是,如果感染源不清楚,這種不確定性,就會對臨床工作人員產生巨大負面影響。
在醫院中,我們廣泛使用IPC/ES措施,管理感染COVID 19的任何人,這些包括嚴格清潔和消毒,以減少環境污染,正確使用個人防護設備(PPE),分艙隔離和分流分組、住/出院的追踪。

臨床工作人員感染的風險

之前已有幾種新出現的病毒 ( SARS, MERS ),對醫療人員接觸產生了重大影響,目前COVID 19正在影響醫療人員。
在來自中國武漢的早期病例研究中,COVID 19患者中,有29%是醫護人員,並被認為是在醫院感染的。
感染COVID 19的醫療人員因而死亡,其「死亡者多數是50歲以上」的醫療人員。
更悲慘的是,叫那些已經「退休的醫療人員」回來一線工作,他們死亡率通常都很高。
荷蘭研究發現當「醫療人員的家庭成員」,如果有感染COVID-19,醫護人員得到SARS-CoV-2感染的風險馬上增加到3倍
支持和適當明確策略管理受感染的醫療人員,建立醫療人員對工作場所的信任。 這些管理策略應側重於風險分層、適當監測、診斷篩檢、以及重返工作的決策。
A.風險分層評估
SARS-CoV-2感染風險分層,就是確定醫療人員 " 誰是感染COVID 19的高風險者 " ,這是監測偵測及確保醫療人員安全的第一步。
專家認為,只有在社區傳播率較低的流行階段 ( 像台灣現 在 ) ,對醫療人員接觸的風險評估是最有用的。
而在所有其他情況下,應考慮將所有醫療人員,都是中度至高度感染風險。
B.適當的監測
大多數國家對醫療人員監測方式,自我健康回報記錄,是否有發燒和呼吸症狀為主。
( daily (self)screening for fever and assessment of respiratory symptoms )
自我監測和報告是可行的,但醫療人員必須與感控人員(Infec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PC,)和疫調人員 ( Epidemic staff , ES )有良好的溝通相結合,以確保醫療人員感到足夠的支持,並有聯繫點來討論任何疑慮或問題。
C.診斷的評估
有症狀的醫療人員,應廣泛進行檢測。
英國研究發現在減災期 ( Mitigation Phase )時,有症狀的醫療人員中,有18%在測試的前兩週內,可檢測出COVID 19 陽性。
瑞士和荷蘭建議,醫療人員快速做PCR檢測和結果,作為決策醫療人員是否適合第一線上班。
所以,許多國家通常根據:
醫療人員「自我健康回報記錄,是否有發燒和呼吸症狀」為主,來優先考慮醫療人員,是否要進行PCR檢測的優先順序。
D.重返工作的決策
在荷蘭,受感染的醫療人員,可以在24小時無症狀後,重新上班,因此可以縮短隔離時間。
醫療人員隔離時間,法國和英國在某些條件下,隔離至少7天、德國和意大利隔離14天。但德國的COVID 19 工作指引,卻也有建議,只要相隔至少24小時的兩次PCR檢測都為陰性,醫療人員是可以恢復工作。
在瑞士,建議在隔離期結束時,只對於高風險區工作的醫療人員 : 血液腫瘤科,重症監護病房,移植病房 和長照人員,做PCR檢測陰性,才可以恢復工作。
但是,實際上,這些建議似乎是有問題的。一項比較RT-PCR測試和病毒培養的研究發現,症狀輕微的醫療人員,也可能長達28天後,RT-PCR才呈陽性。
因此,當被認為有暴露或有受感染的醫護人員,
專家比較建議 :
1.以醫療人員自我健康回報記錄,是否有發燒和呼吸症狀為主,
2.在隔離滿14天後
3.兩次PCR檢測都為陰性
來優先考慮醫療人員重新上班,這才是最好的策略。
我們怎麼偵測,這些高危險群者?我們如何這確保所有醫療人員,可以安心在第一線工作呢?
把疫情大流行,分別為 : 防堵期 (Containment Phase )和減災期 ( Mitigation Phase )
英國 瑞士 中國 武漢 荷蘭

防堵期(Containment Phase )

第一階段】 : 在防堵期下的,所有確診病患集中在隔離病房,感染來源清楚
1.醫療人員全套防護裝備下,對於確診者執行醫療工作
2.感染源:這個期間,醫療人員的感染源,可能來自無症狀或輕症、非典型表現或不知道有確診的接觸。
3.被自己的同仁  ( 838案例) 感染,而這些同仁又從病人 ( 812案例) 身上得到感染。
4.偵測系統:啓動院內感染監測標準作業流程。對於高危險的第一線醫療人員,除了自報有無發燒,也回應有無呼吸系統症,且有感控人員,相互提醒和偵測。
第二階段】 :在防堵期下的,開始有社區傳播,但感染來源清楚:  ( 台灣桃園 )
建議:
1.醫療人員全套防護裝備下,對確診患者,執行醫療工作
2.感染源:這個期間,醫療人員的感染源,可能來自無症狀或輕症、非典型表現的接觸。
3.被自己的同仁感染,而這些同仁又從病人身上得到感染。
4.偵測系統:除了醫療人員自報有無發燒、有無呼吸系統症、感控人員偵測。得對直接第一缐醫療人員,進行篩檢偵測 ( 台灣桃園醫院一缐醫療人員呈陽性)。

防堵期/減災期重疊

第三階段】 :社區開始大傳播,感染來源開始不明
建議:
1.醫療人員全套防護裝備下,對於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執行醫療工作
2.感染源:這個期間,醫療人員的感染源,可能來自無症狀或輕症、非典型表現的接觸。
3.被自己的醫療人員感染,這些醫療人員,不只從病人身上得到感染,也在醫院內開會,一起吃飯得到感染。
4.偵測系統:除了醫療人員自報有無發燒、有無呼吸系統症、感控人員偵測。也直接第一缐醫療人員,進行快篩。

減災期( Mitigation Phase )

第四階段】 :社區多處群聚感染,多處感染源不明
建議:
1.醫療人員全套防護裝備下,對所有病人,執行醫療工作
2.感染源:這個期間,醫療人員的感染源,可能都會來自任何的病床接觸。
3.被自己的醫療人員感染,這些醫療人員,不只從病人身上得到感染,也在醫院內開會,一起吃飯得到感染。
4.偵測系統:除了醫療人員自報有無發燒、有無呼吸系統症、感控人員偵測。得直接對所有醫療人員,進行快篩。
第五階段】 :社區大傳播,疫情擴散失控
建議:
1.醫療人員全套防護裝備下,對所有病人,執行醫療工作。這些包括沒有執行醫療業務工作人員,也得全全套防護裝備。
2.感染源:醫療人員的感染源,可能都會來自任何多源的接觸。
3.被自己的醫療人員感染,這些醫療人員,不只從病人身上得到感染,也在醫院內開會,一起吃飯,所有生活都易得到感染。
4.偵測系統:除了所有醫療人員自報有無發燒、有無呼吸系統症、感控人員偵測。得直接對所有醫療人員,進行普篩。

防疫三寶 、一個也不能少

醫療人員在全球PANDEMIC下、不管是在防堵期 (Containment Phase )和減災期 ( Mitigation Phase ),
這些人員,都是 COVID 19 高危險群 。我們都會有策略偵測及確保他們健康,讓醫療人員在第一線可以安心的工作。支持和適當明確策略管理受感染的醫療人員,建立醫療人員對工作場所的信任,這些都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
請民眾大家嚴守 " 防疫三寶 "
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
其實大家,也在保護醫療人員的健康,也讓醫療人員,可以去搶救更多家人的生命了。

來源:

Law Insiderhealthcare worker means a worker who works in a healthcare setting within or outside the NHS who may come into contact with patients, including clinical administration staff and care home staff; healthcare worker means a contractor or employee of Supplier if one or more of the following criteria are met: healthcare worker means all people primarily engaged to enhance health by providing preventative, curative, promotional or rehabilitative health care services; Washington D.C.'s definition of employee does not include, "a healthcare worker who choose[s] to participate in a premium pay program."
Monitoring approaches for health-care workers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 PubMedHealth-care workers are crucial to any health-care system. During the ongoing COVID-19 pandemic, health-care workers are at a substantially increased risk of becoming infected with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and could come to considerable harm as a result. Depending ...
#英國  #瑞士  #中國  #武漢  #荷蘭 
分類:健康

醫學博士。榮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第12屆(2012)大學傑出校友。 一名重症醫療醫師/古文詩賦愛好者/專欄作家。 著有《肺癌診治照護指南》、《生命在呼吸之間》、《因為愛,讓他好好走》、《還有心跳怎會死》。電視 :《綜藝大熱門》、《新聞哇哇挖》、《健康2.0》及其他節目常邀請出席醫療專家。[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助眠食物/飲料,真的會助眠嗎?
  • 下一篇
  • 匡列居家隔離人多,哪些才是家庭傳播高危險群?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